document.write('
')
  • <table id="suqss"><table id="suqss"></table></table>
  • <bdo id="suqss"><center id="suqss"></center></bdo>
  • 收藏我們
    公告:
    當前位置:糖尿病信息網 > 新聞中心 >
    B醫院做手術,為何A醫院擔主責
    作者:中糖院 時間:2022-07-01 22:14:11 瀏覽:53

    原創 健康報 健康報
    主要觀點
    ?醫療機構應盡到與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
    ?評價一個具體的診療行為,要綜合考慮醫院等級、時間和地域等因素
    ?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與其診療水平相當的侵權責任
    ?檢查檢驗結果互認,不等同于醫師出具的診斷結論也可以互認案情簡介
    患者張某因“雙手無力、行走不穩4個月”就診于北京A醫院脊柱外科門診,經檢查診斷為頸椎后縱韌帶骨化癥。脊柱外科門診醫師建議患者做胸椎MRl檢查,并請神經內科會診,必要時手術治療。次日,患者就診于神經內科門診,診斷為四肢活動不利,開具肌電圖、肌酶等檢查。但是,醫師認為患者年輕時曾有精神分裂癥病史,肌電圖檢查可能會誘發精神疾病,所以沒有讓其做肌電圖檢查。
    當月,患者在河北B醫院(河北省當地三甲醫院)以頸椎后縱韌帶骨化癥收住骨科病房。入院診斷為頸椎管狹窄癥、頸椎后縱韌帶骨化。后在全麻下行頸椎后路單開門椎管擴大成形術。
    出院后,患者又先后在北京的兩家大醫院就診,最終診斷為廣泛神經源性損害。1年多后,患者因“呼吸困難l天”就診于河北B醫院,被收入ICU治療。次月,患者死亡。
    患方認為,由于北京A醫院的規定,使得患者沒有做成肌電圖,最終釀成了悲劇。河北B醫院醫師對患者所患頸椎病提出過疑問,但沒有請本醫院神經內科專家會診。肌萎縮側索硬化癥有許多癥狀和頸椎病相似,但通過檢查,完全可避免誤診。被告的手術是加速患者死亡的原因。由于北京A醫院和河北B醫院的過失,延誤了患者的診斷時間和治療機會,要求判令二被告承擔賠償責任。
    院方觀點
    北京A醫院認為,醫院診療行為符合診療常規,不存在過錯。結合患者的檢查結果,提示患者可能存在頸椎病、頸椎后縱韌帶骨化癥、頸椎管狹窄與肌萎縮側索硬化癥共病,診斷“頸椎病、頸椎后縱韌帶骨化癥、頸椎管狹窄”明確。頸椎病發病率高,而肌萎縮側索硬化發病率低,屬于少見、罕見病,兩者共病屬于罕見,且肌萎縮側索硬化癥早期準確鑒別更為困難?;颊咚劳鱿翟l疾病發展的結果,與診療行為不存在因果關系。頸椎手術是在河北B醫院進行,具體手術方式等情況我院并不知情,與我院的診療行為不存在因果關系,不應當對河北B醫院的診療行為承擔責任。
    河北B醫院辯稱,患者自訴因肩背疼痛、行走困難、上肢不靈活等癥狀在北京各大醫院就診和多方咨詢,大部分醫師都認為患頸椎病可能性大,包括神經內科醫師也認為肌萎縮側索硬化癥診斷暫時不能成立。而且,手術是應患者要求外請專家進行的。目前京津冀地區實施三甲醫院間檢查檢驗結果互認,而且A醫院是我院的上級醫院,診斷結果我院必須承認?;颊卟∏榘l展是由疾病本身造成,與手術沒有相關性。
    醫學鑒定
    該案在審理過程中,經北京市西城區醫學會鑒定,分析如下:
    1.根據患者癥狀、體征及影像學檢查,患者“頸椎病、頸椎后縱韌帶骨化癥”診斷成立。
    2.根據病歷記錄,河北B醫院在患者四肢肌力明顯減弱,但無肢體感覺異常的情況下,未請相關科室會診并做進一步檢查明確診斷,對“肌萎縮側索硬化癥”診斷造成漏診。
    3.肌萎縮側索硬化癥是一種神經系統罕見病,目前尚無有效治療方法,自發病開始平均存活時間3~5年?;颊咦罱K因肌萎縮側索硬化癥致呼吸衰竭死亡,此次頸椎手術與患者死亡無直接因果關系。
    4.該患者患頸椎病合并肌萎縮側索硬化癥,河北B醫院在診斷尚未完全明確的情況下,進行頸椎手術是不恰當的,導致患者接受了不必要的手術,存在過錯。
    5.北京A醫院對該患者未完成肌電圖檢查,診療過程存在不足,但與患者是否進行手術無因果關系。
    綜上分析,兩家醫療機構對于患者診療均存在過錯,醫學會認為北京A醫院未對患者實施手術,應當承擔次要責任,而河北B醫院對患者實施了錯誤手術,應當承擔主要責任。
    法院審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二十一條規定,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未盡到與當時的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在審理中,法官認為,外地患者為獲得高質量醫療服務,不辭辛苦地前往優質醫療資源集中的北京、上海等地求診,無非是對專業水平的信賴,希冀獲得更好的醫療服務。即便同屬三甲醫院,北京A醫院在脊柱外科、神經外科的??圃\療水平顯然高于河北B醫院。因此,北京A醫院漏診的過錯及診療方案選擇錯誤實際起到更為關鍵的作用,因此該院承擔的責任應大于河北B醫院。
    綜上,法院判決,兩家醫療機構對于患者不必要的手術承擔相應責任,而北京A醫院賠償的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金額高于河北B醫院,也是明確其應承擔更多的民事責任。
    案件分析
    醫療機構應盡到與當時的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
    本案中,北京A醫院完全可以對患者進行肌電圖檢查,而未行檢查,導致患者被漏診。該漏診系A醫院違反診療規范的過錯,也是導致后續一系列診療錯誤的起點。因此,A醫院錯誤診斷與患者行不必要的外科手術具有關聯性。
    病歷中記載,河北B醫院的醫師復閱A醫院的門診病歷后,對A醫院的診斷存在疑問,但又缺乏提出異議的自信,將錯就錯實施了手術。顯然兩家醫院都未盡到和當時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均應該承擔責任。
    診療水平的地方差異也是司法實踐中應當研究權衡的具體問題。我們評價一個具體診療行為,一定要綜合考慮醫院等級、時間和地域等因素。
    本案中,北京A醫院作為專業水準更強的醫院,對患者和外地醫療機構的影響顯然是存在的。因此,北京A醫院對診斷結果的判斷起到更大的作用,應該承擔更大的責任。
    診療義務還包括醫師對診斷結論的自行判斷,即依法對其他醫療機構檢查檢驗結果的互認,不包括對診斷結論的互認。
    本案明確了一個容易混淆的概念:檢查檢驗結果互認,不等同于醫師出具的診斷結論也可以互認?!夺t療機構檢查檢驗結果互認管理辦法》也進一步明確了“檢查檢驗結果不包括醫師出具的診斷結論”。
    診斷結論是醫師根據化驗結果、影像報告、實驗室數據綜合分析,結合醫學經驗作出的主觀判斷。既然屬于主觀判斷,總會有誤診、漏診的幾率。診斷結論有賴于接診醫師的分析,而不是一味地采信其他醫生的觀點。本案中,B醫院的經治醫師始終懷疑A醫院的診斷意見,但未能果斷中止手術,造成患者不可挽回的痛苦,亦難辭其咎。文: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民事第一審判庭 林濤
    原標題:《B醫院做手術,為何A醫院擔主責》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在线
  • <table id="suqss"><table id="suqss"></table></table>
  • <bdo id="suqss"><center id="suqss"></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