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 <table id="suqss"><table id="suqss"></table></table>
  • <bdo id="suqss"><center id="suqss"></center></bdo>
  • 收藏我們
    公告:
    當前位置:糖尿病信息網 > 糖尿病禁忌 >
    糖尿病就不能碰零食?不吃早飯可能也行?ADA終
    作者:中糖院 時間:2022-06-27 13:36:33 瀏覽:148

    原創 辣醬 醫學界內分泌頻道 收錄于合集 #2022 ADA 16個
    *僅供醫學專業人士閱讀參考看來也不是人人都適合吃早飯……
    “我可以吃零食嗎?我一定要吃早飯嗎?間歇性斷食是不是對健康更好?是不是每天攝入的卡路里少就一定對身體好?”這幾個問題想必已經困擾每個糖尿病患者許久,然而即使平時去醫院就診,醫生也大多是根據“慣例、經驗”給出一些建議,沒有確切的標準。
    那么標準難以定出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這幾個困擾大家的問題能否有答案呢?在今年的美國糖尿病協會(ADA)年會上,來自Neighborcare Health的Maureen Chomko給了我們一系列讓人暫且信服的答案。
    在藥物臨床試驗面前,
    飲食相關的研究“就是個弟弟”……
    “改變一個人的宗教信仰都比改變飲食習慣來得容易”,Maureen Chomko一句話非常形象的形容了改變飲食有多”難“。圖1 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的觀點
    她指出,相對于動則長達4-5年、納入上萬人的藥物臨床試驗相比,目前還缺乏與飲食、營養攝入相關的大型臨床試驗。目前,大多數相關的研究都是非常短期的,可能是3個月、6個月。而且這類研究都面臨著以下2個非?,F實的問題:
    1.人工干預參與者的飲食營養攝入配比,不僅實現起來非常困難而且價格并不便宜;
    2.研究得出的飲食策略并不一定能夠在生活中被患者長期實施。
    Chomko希望能參考圖2中的搭配,做一年的營養干預試驗,嘗試得出研究結果并長期實施,將其與可能持續4到5年的,包括數千人在世界各地有多個試驗點,干預措施是研究藥物和安慰劑的藥物試驗進行比較和對比。(講道理,如果能做出來還是很期待的?。。﹫D2假設每一餐都按圖中的盒飯這樣營養搭配,確實很困難又很貴
    總而言之,Chomko想表達的意思就是:營養干預試驗并不是不重要,只是“我太難了”。
    那么講完了難度問題,該來回答一下大家的困惑了。
    “我可以吃零食嗎?
    少吃點飯吃點零食是不是沒關系?”
    在開始探討之前,Maureen Chomko表示,演講將討論的結果均來自系統評價、薈萃分析、隨機對照試驗、觀察性試驗等,畢竟如果要給糖尿病患者和有糖尿病風險的人提建議,前提條件必須確保我們的研究是在人群中進行的,不是討論的小嚙齒動物……
    一天究竟該吃幾頓飯,可以吃幾頓零食?Chomko說,曾經有患者們來問她:
    有人告訴我要吃三頓飯和三頓零食,是真的嗎?
    糖尿病患者可以一天只吃一頓飯或者兩頓飯嗎?
    飯量重要嗎?吃飯時間重要嗎?
    需不需要間歇性斷食?
    每天什么時間點吃飯更好?圖3
    這些疑問可能都來自于同一個假設——吃得更頻繁可能會減少饑餓感和能量攝入、還能控制體重,有助于優化葡萄糖管理。介于目前并沒有關于進食數量的研究和共識,大多數試驗持續時間短、樣本量小,而且大多數有決定性作用的研究都已過去幾十年,數據嚴重滯后,因此進食頻率對人類健康以及血糖管理的影響仍然不清楚。
    在吃零食這個問題方面,Chomko的態度還是挺明確的,“沒有必要一天6頓(即3頓正餐+3頓零食),但如果你餓了,那你可以適當吃一點健康的零食”。因為有約90%的2型糖尿病患者可能存在肥胖或者超重問題。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所謂的“一天3頓飯+3頓零食”很可能只會讓患者攝入更多不必要的卡路里,尤其是在他們并不餓的情況下。
    這一點,通過觀察2型糖尿病患者的生理路徑時也得到了證明——一個人一天中如果經常吃東西可能會導致慢性高血糖;而在非計劃的大量進食后,血糖則可能會出現較大的波動。對于1型糖尿病,有更多可靠的研究證據表明,常規的飲食模式應該是——少食多餐,吃得更頻繁但是更少,避免額外的零食,這樣才能更好地管理血糖。圖4
    在臨床實踐方面,如果將飲食調整計劃與藥物相協調可以減少副作用并優化臨床結果。Chomko指出,若隨餐服用并且保持有規律的飲食計劃,可以減少二甲雙胍的胃腸道副作用、減少GLP-1帶來的惡心癥狀,同時還可降低胰島素分泌或注射胰島素帶來的低血糖風險和血糖變異性。
    “我一定要吃早飯嗎?我試試間歇性斷食是不是對健康更
    “我一定要吃早飯嗎?
    我試試間歇性斷食是不是對健康更好?”
    不過在“吃不吃早飯”這方面,Chomko給出了一個意料之外的答案。雖然有研究證實了不吃早飯可能會增加患者心血管風險(包括血壓、血脂的增高),但如果讓一直不吃早餐的人開始吃早餐,那就可能會讓他們攝入不必要的卡路里,可能會導致體重增加,而BMI增高可能會導致2型糖尿病的風險增加。因此,對于這些一直不習慣吃早飯的人來說,也許不吃早餐可能是一個真正可行的策略。
    那對于正常吃早飯的人群,“早餐吃得像皇帝,晚上吃的像乞丐”還真有用。根據Chomko自己在2型糖尿病患者中進行的研究結果,早餐攝入更多熱量與全天總體高血糖顯著減少有關。因此,這種飲食調整可能對實現積極的臨床結果具有治療優勢。圖5
    下一個疑問,真的有必要間歇性斷食嗎?吃飯時間改變真的有用嗎?
    作為醫生,需要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吃東西會對他們的用藥計劃產生影響,因為要避免低血糖癥的發生。Chomko表示,如果有患者和你說他們在進行間歇性斷食,一定要問一下是哪個類型:是5天正常吃飯2天禁食的“5+2”模式還是隔天禁食一周1-3次的模式?亦或是限時飲食(TRE)——比如限制在中午12點到晚上8點內吃完一天的飯、從早上8點到下午2點/4點限時進食。
    對于限制飲食究竟好不好?Chomko用晝夜節律來進行解釋。晝夜節律通常被認為是睡眠-覺醒周期,依賴于中樞神經系統的節律。研究發現,外周器官晝夜節律的變化以及這些節律對食物攝入變化的可塑性,增加了這樣一種可能性,即采用一致(但較短)的每日進食時間窗可以維持強健的晝夜節律。圖6
    但是如果在錯誤的時間進行光照、睡眠或食物攝入(比如大晚上開著燈、白天睡覺、大晚上吃東西等)引起的晝夜節律失調,可能反而會不利于血糖控制,并可能會對減肥、2型糖尿病風險、心血管疾病風險和肥胖風險的因素產生不利影響。
    對于以上的部分進行總結,Maureen Chomko給出的結論是:
    可以將調整飲食的計劃和糖尿病藥物治療的計劃結合,以優化臨床結果;
    只要不攝入額外的卡路里,定期吃早餐可以幫助餐后血糖控制;
    不吃早餐和晚餐吃得太豐盛可能會增加心血管和心臟代謝風險,并增加2型糖尿病風險;
    需要更嚴格的人體研究來評估TRE的功效、機制和可持續性。(目前沒有大規模研究證明,所以不太推薦)
    關于我們攝入的營養物質百分比……
    Chomko首先給出了來自美國人群中的調查結果:在44,000人的24小時飲食中可以發現,大約有50%的熱量是從碳水化合物(CHO)中攝入,33%來自脂肪,而蛋白質只占到了16%。雖然在過去的18年里,趨勢顯示添加糖的攝入量在減少,全谷物、家禽和堅果攝入量在增加。但不幸的是,仍有42%的CHO攝入量來自低質量的碳水(比如精制碳水)。圖7
    那么糖尿病患者的情況如何?AHEAD試驗、NHANES數據庫均證實,糖尿病患者攝入的大量營養素與普通人群相似——~45%的CHO、~36-40%的脂肪、~16-18%的蛋白質。那么對于他們有沒有標準的“黃金配比”呢?ADA營養共識報告給出的答案是:對于所有患有或有糖尿病風險的人來說,并沒有一個理想的CHO、蛋白質和脂肪的熱量百分比。還是要基于飲食模式、個人偏好以及希望達到的目的個性化評估,攝入的卡路里量也是一個道理(個性化定制)。
    每一位糖尿病患者,問問自己,你的營養目標具體是什么?是控制血糖?控制血壓、血脂?還是減重?
    如果是控制血糖,那么你知道當你吃了一頓飯或一種特定的食物后,你的血糖會怎樣嗎?Chomko指出,她非常支持通過傳統血糖儀或動態血糖監測(CGM)設備進行血糖監測。少講一些規則,多去“試錯”。讓患者自己進行血糖監測,可以讓他們對不同食物、藥物對自己血糖的影響有所了解,從而調整自己的行為。比如對自己的血糖影響比較大的食物,了解了之后可能會減少吃的量,在享受食物的同時,“拿捏”好自己的血糖。圖8
    對于想要控制血壓血脂的患者,Chomko給到了一張表,假設把高血壓作為治療目標,那么醫生可以結合表格里的推薦給他們指出相應飲食方向,防止他們“試錯”了高血壓類型的飲食模式或者是低碳水的飲食模式。
    表1 既往研究對飲食模式的推薦如果訴求是減重的話,一般來說,減肥的飲食方法通常強調減少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攝入,或者整體減少卡路里的攝入,當然還要配合行為矯正,Chomko建議最小減重5%,而減肥帶來的臨床效益是循序漸進的顯示出來的。
    糖尿病患者減重可在短期(1-2年)內有效、安全地多多嘗試不同的飲食計劃,比如
    使用代餐的結構化低熱量飲食計劃;
    DIRECT試驗——極低熱量飲食計劃即800kcal/天;
    地中海飲食模式;
    低碳水化合物飲食計劃。
    當然,對于減肥,還可以通過使用帶減肥適應癥的降糖藥物,或者通過外科手術。
    總之,Maureen Chomko表示,無論選用怎樣的方式或者飲食模式,你的患者愿意遵循并且能夠堅持下去的,才是最有效的!
    本文首發丨醫學界內分泌頻道
    本文作者丨辣醬
    責任編輯丨曹前
    版權聲明
    本文原創,轉載請聯系授權
    -End-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在线
  • <table id="suqss"><table id="suqss"></table></table>
  • <bdo id="suqss"><center id="suqss"></center></bdo>